从6.8涨到7.4,《送我上青云》是如何乘风逆袭?

        时间:2019.08.19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L.T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 “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。”


        这句话是在《红楼梦》中,曹雪芹借薛宝钗之笔写下的,意在当世俗的现实摆在面前时,他依旧相信,能向风借势上青云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同样,这是导演滕丛丛的心声,也是演员姚晨的态度,更是电影《送我上青云》的姿态。



        即便有姚晨、袁弘这样的卡司,但这么一部缺少商业元素的作品,也很难招市场疼爱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电影上周五(8月16日)开画,排片占比仅为2.3%,次日更是下降到1.5%,首日票房仅为223.16万。


        《送我上青云》排片逆袭


        随着影片的放映,口碑和排片一路逆袭。豆瓣电影从上映初期的6.8分,涨至如今的7.4分。电影的上座率同样不降反增。在口碑的刺激下,即便上映第二天的全国场次减少了近3000场,票房成绩却反超首日。



        借着好口碑的力,业内对影片的票房预测,从最初的861.8万,上涨到了2216.1万。


        如今,这部电影票房已经突破1000万,或许很难和姚晨去年的电影《找到你》那样,获得过亿的成绩,但是对于这么一部女性题材的电影,它有不一般的价值。


        在首映礼上,电影《送我上青云》的监制兼主演姚晨说,“在现实生活中我看到有非常多优秀的女性,她们有自己独立的思考能力和人格,她们在做的事情也都非常出色。可不管在大银幕还是小荧屏上,对这类女性的刻画是非常少的,有也是皮毛而已,没有真正深入到她们灵魂中去。《送我上青云》是难得的从女性视角出发的电影,探讨了生老病死、女性的生存与性,最后的落脚点是爱。”



        所以,这部电影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影片背后的主创,更是在于当下女性电影人来说,是一份破局的勇气。


        故事是导演的生活体验


        《送我上青云》中,其实有近30%的故事是来自滕丛丛自己的生活体验,甚至包括盛男患肿瘤这一情节。


        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之后,她跟过几部商业电影的剧组。那时候,剧组的人会和滕丛丛说,“你不抽烟不喝酒,这样的女的当不了导演,你得把自己变成男人才可以。”


        年过三十的时候,她也容易陷入困境,常常会问自己,到底怎么样才能当上导演呢?当然,她更相信《剑雨》导演苏照彬和她说的话:想当导演,首先得自己去写剧本。


        滕丛丛和姚晨在片场


        于是,滕丛丛准备起了这个剧本。她花了2年时间去调查记者这个职业。2014年,她带着二稿去参加创投,虽然有人有投资意向,但自己对剧本并不满意,都被她以“不够好,还可以走得更远”为由拒绝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直到2017年3月,滕丛丛觉得好像没法再有突破了,才正式定稿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定稿之后,电影并没有顺利开机,于是在好友的推荐下,《送我上青云》的制片人顿河把剧本递给了姚晨,“大姚看完本子后,非常喜欢。几乎一拍即合,很快我们就确定了合作。”随后,他们又找到了演员袁弘,他在看完剧本之后,决定以零片酬的方式加入。



        不止是“性”,更是“人性”


        姚晨曾在影展的映后说,“《送我上青云》是一部纯女性逻辑的电影。”不仅如此,电影对女性情欲有了前所未有的表达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很显然,这些都是这部电影最浅显以及最“商业”的地方。



        这些符号让影片有了一定的观影门槛,阻拦了部分男性观众。但是在滕丛丛自己看来,这是一部女性电影,但并非女性主义电影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诚然,《送我上青云》只是一部从女性视角出发的电影,但并不代表了只是拍给女性看的电影。如果把两性比作一杆天秤,在天秤的两段各有形形色色的男女。电影里,在女主角“盛男”背后,是一群不同类型的男性作为秤砣,用来拉扯彼此的平衡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两性确实存有偏差,但姚晨回答地云淡风轻,“我们探讨的是人性,并没有做性别上的区分。而且我们只是在讨论性压抑,讨论被尊重,讨论的这些事情都不针对性别。”



        每一个角色都是真实的


        电影中,姚晨对袁弘有一句台词极其直接。当然,男方最后的反应则是落荒而逃。这也把袁弘饰演的刘光明显得特别可怜,对比之后的反转,甚至有些“恶臭”。“这个角色并不讨人厌,其实很多看上去坚强能干的女孩,内心很希望有一片白月光,袁弘就是这片月光。”


        刘光明以文艺青年的身份来到乡村,身上带着一种独特的不得志的气质,更让盛男有种同命相连的感觉。“所以在电影中,盛男的理想唯一一次被倾诉出来的时刻,就是在两人在船上畅谈的时候。”



        事实上,这个角色是滕丛丛从阿乙的小说《北范》中提取出来的,甚至为此,她还特意买了人物的使用权。包括刘光明背诵圆周率的情节,也曾在小说里出现过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同时,李九霄饰演的毛毳一角原型则是导演朋友的朋友,“他也是成功论者,长得比较帅,身边女人特别多,但他不真心用感情。”



        真实,自在,坦荡……或许这些关键词就是电影中角色们的共性。甚至包括主角盛男,本身就不是一个完美的女性。她有自己的偏执,同时也有自己的不满足,这种不完美就如同盛男身上的肿瘤,难以被人忽略,却恰好地又能引起他人的共情。



        这部涉及生与死、情与欲,乃至当代女性会面对的婚恋现状、职场危机等问题的作品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,甚至不乏一些男性观众。“一个朋友在上影节看完后,回到酒店一顿恸哭。说我偷走了她的生活,她才是盛男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如今,《送我上青云》成了。


        这是“盛男们”的破局


        上映之前,主创们都预料到了,这会是一部口碑两极化的电影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到这部电影,姚晨5天内携导演,以“寻找同类”为题,分别做了11场深度对谈,从文艺男性到知性女性,话题覆盖了整个公知圈。不仅如此,姚晨在微博上“大胆开车”,一度把话题冲上热搜。


        姚晨对话马薇薇


        上映之后,姚晨自掏腰包去做对谈、请找不到排片的观众看电影,也要跟团队约法三章:咱们绝不卖惨!


        正如电影上映前,制片人顿河写的文章中提到,“她(《送我上青云》)留下了过于庞杂的探索世界的野心,表达上又不放弃追求含蓄的洁癖,仍旧把思考的权利留给观众。她拧巴,她也自在。”


        制片人顿河文章


        与此同时,投资了这部电影的江志强老板,也发了他人生中的第三条朋友圈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他写道:“感谢大姚作为监制对整个项目无条件的爱护、努力和坚持。只要能多一个观众看见,一个声音讨论,她都愿意去奔走。这种赤诚,我自愧不如。感谢大姚,恭喜大姚,你证明了女性电影人的力量。”



        回过头来再看,导演滕丛丛遇见演员姚晨,或是是她“上青云”的第一股风。当然,对于后者而言,前者的意义亦是如此。


        导演滕丛丛和演员姚晨


        对于未来,导演滕丛丛可能不想再拍文艺片了,想捡起当初想拍的爱情喜剧,“女性观众太需要了!”。而姚晨手上,另一部女性题材的电影——讲述农村女性为夫追凶17年的《桂花飘乡》也已经提上日程。



        诚然,姚晨同电影中的盛男一样,将自己面临的困境变成了一股“好风”,成了了“坏兔子影业”,主动去寻找角色。其实对现在的女性电影、女性电影人而言,亦是一种启示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那些嘴上喊着没有角色可演的女演员们,不如自己去选择角色,创造角色。毕竟,“好风”一直在,如何借风破局,又是另一种心境。过去或许会担心没有市场,可是如今有了《找到你》和《送我上青云》之后,观众一直都在。

        文/L.T